庄慧良:反军人年金改革冲突背后
早点 登台札记 在台湾近两年的各种年金变革对立场合中,常常能够看到维持秩序的差人,向对立的退休军警人员致意,叫声学长好。退休军警人员都会微笑地回敬辛苦了,互相都能体恤对方人物的尴尬 早点 登台札记在台湾近两年的各种年金变革对立场合中,常常能够看到维持秩序的差人,向对立的退休军警人员致意,叫声“学长好”。退休军警人员都会微笑地回敬“辛苦了”,互相都能体恤对方人物的尴尬之处。反武士年金变革的“八百壮士”周三游行占领立法院的举动,在有心人的“规划”下,演变成两边杀红眼的局面,则是始料未及的。有人发泄心情殴伤媒体记者,引起此间言论简直一面倒地批评,本来“造反有理”的诉求因搅扰周遭的儿童医院,反受社会挞伐。减少军公教的退休金形同背离政府曩昔的许诺,也违背不溯及既往与信任维护准则,政府应诚实地阐明破产的原因、加强交流,更有必要为曩昔的精算有误致歉,而非将退休的军公教形塑为啃蚀下一代的“米虫”。关于现在处于低薪的劳工阶层而言,军公教退休不干事还领九成薪,心里早已不是味道。因武士较灵敏,蔡政府上一年先处理了相对依从的公教人员,每月最低退休金为3万2160元新台币(1400新元),4月确认武士最低保证金额为3万8990元新台币。归于公务员的差人近年处理刑事案件或担任陈抗,风险程度甚至殉职可能性高于不交兵的武士,本来“军警一家亲”的联络,近来起了奇妙改变。亲绿媒体动辄以“武士年改优于公教年改”来描述对立年改的“八百壮士”贪婪无厌;民进党人总是以“八百壮士”副总指挥、退役中将吴斯怀为例,月领11万多,年改后还有10万多,还不满意?我周三搭德士去采访时,司机一看前方路途又架起拒马得绕道而行时,嘴里就嘟嚷着:“领那么多钱,有什么好对立?曩昔‘八百壮士’还抗日,他们抗什么呀?”“八百壮士”对立的诉求正当性十足,但在立法院外埋锅造饭472天,未能引起媒体与社会的广泛支撑。这些平均年龄60岁以上的退伍老兵不理解,20多年前台湾景气正好时,军警薪水较低,他们没有怨言,现在经济差了,政府却撕毁数十年前的许诺,对他们的退休金要删就删?为何太阳花能够占领立法院,他们不能够?为何媒体对他们的诉求视若无睹?得知立法院周三举行公听会,周四检查攸关武士年金变革的《陆海空军军官士官执役法令批改草案》,“八百壮士”除了派人到会公听会表达心声外,明知违法,也想对比太阳花学运占领立法院把工作闹大,杰出他们的诉求。立法院外早有层层拒马,蔡政府也作了相关布置。“八百壮士”指出,周三下午有人去踹大安分局长周焕兴,是因“八百壮士”帐棚每天有人守夜,本来就备有1.5到2加仑的汽油桶作为发电机之用,周成心来找喳,告知媒体警方查扣一桶汽油桶和铁链等物品,预告“八百壮士”将有暴力之举。周三抵触的导火索是草草完毕的公听会。吴斯怀等人事前虽得知民进党立委想在公听会闹场,也派了温文的代表前去说理,想问武士退休抚恤金为何面对破产?但与会的国防部等代表置之不理,相关的精算陈述当天下午才送到立法院,且原定下午5时半才完毕的公听会,主持人民进党立委王定宇下午1时多就宣告闭会,这岂是交流之道?蔡政府理亏在前,分解、陷害在后,媒体又不公正报导,在立法院外的“八百壮士”群情激愤,才会形成84名差人、11名记者受伤,上百名“八百壮士”挂彩。“八百壮士”坦承他们要占领立法院,但无意伤人,他们仅有的东西是要扯开立法院大门的铁链。在两边坚持前,有不明人士喷辣椒水、救活泡沫等,似乎是有安排的。即便他们攀爬进去立法院,也逐个被里面上千名警力制伏,根本是中了对方“请君入瓮”之计,且现场通讯被阻断,明知上钩他们也无法即时联络应变。上述之言有必定的可信度,由于陈抗者多有军事布景,具有各种化学、爆炸等专业训练,真的要暴力占领立法院,恐非差人可挡,且其等没有安排任何纠察队维持秩序,根本是不具安排的作为。仅仅工作已发作,主其事者也须担任。过后,蔡政府着重不会向暴力垂头,将会依法严办。不过,“八百壮士”以为,谁都能够斥责暴力,便是民进党没资历。民进党在大陆海协会前会长陈云林来台时,丢掷汽油弹,对立民众硬将车上的差人拖下来形成脑震荡,现在凭什么斥责他们?尼加拉瓜16日才因反年改发作大规模反抗,形成27人逝世,蔡政府不宜轻忽反年改的后座力,该抱歉就应抱歉,该阐明就应阐明,即便强行通过武士年改案,现役军警也在看,那便是他们的未来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